开源软件的生产与消费研究(2017年)

  鲁义明 2017.11.10


  从开源软件的生产与消费两方面,观察一些现象,总结一些规律,反馈到实践中,在实践中检验,然后循环再来一遍。

  (目前观察的现象还不够多,没有足够大面积和深入的调查研究,只是基于一些常见的现象,所以本文也还是泛泛而谈,简单立论,而且其中可能错误甚多,仅供参考。)


  一、高校、科研机构

  高校、科研机构的理论与技术研究的落地成果之一,是开源软件。对于这种生产者,他们的主要诉求是理论的落地实践,配合教学,以及被大量使用,维持其生命力以及技术优势,从而保持研究的领先,获得研究本身存在的意义(不会被砍掉)。

  这个可以概括为研究需求。


  二、个人软件理想者,技术高手

  他们开发一个开源软件,大概是为了验证自己的某种理想,或者某种技术,开发出来一个自己喜欢的软件,除了自己用,还开源出来让别人也一起用。通过免费给别人使用,或者获得别人的修改的结果(如GPL协议),或者在别人的帮助使用下,共同维护这个软件的长期发展(能不能商业化、有没有商业诉求,以后再说)。

  这个可以概括为自用。


  三、开源软件基金会

  他们利用募集的资金,为程序员发工资,开发软件并开源。他们开发软件,是他们基金会存在的目的。所以他们为什么开源,是因为有赞助商给钱让他们开发并开源(当然他们的个人技术理想也非常强,通过法律手段保护自己成果的手段也有一些)。

  这个可以概括为软件(企业)用户集体出资开发,全社会无偿使用。


  四、主导开源软件的软件商业公司

  这是指开源软件的owner、maintainer是软件商业公司。

  这些公司开发软件并开源,基本有两种情况。第一种是在原本开源的软件基础上,成立商业公司,希望以此盈利(也有一些公司开源发展到一定规模后闭源进入纯商业模式);第二种是原本闭源的商业产品某一天实行了开源。

  对于第一种,原本开源的软件,成立软件公司,是在商业方面找到了收费与盈利的模式,之后继续开源,有其商业合理性(如继续维持产品在市场的统治地位,压制竞争者)。

  对于第二种,原本闭源的软件实行了开源,商业公司的考虑因素大概有:在市场初期,上升期,利用开源模式获得大量用户,占领市场,压制竞争对手;在市场末期,软件的营销利润已经不能支撑开发维护的成本,利用开源的方式把软件送给全社会免费使用,以此获得其他用户的支持与反馈,也就是分担一部分开发维护成本,让这个软件继续活下去(毕竟自己也是用户)。如果这个软件已经没有太大的商业盈利空间,就彻底送给开源软件基金会,然后通过有限成本的赞助由基金会负责继续让这个软件活下去(或者由基金会放弃这个项目)。

  这个可以概括为商业公司做开源或者有市场意义,或者是降低成本。


  五、主导开源软件的软件用户公司

  这是指开源软件的owner、maintainer是软件用户公司。

  这些公司原本是软件的用户公司,可以去采购商业软件,也可以采用开源软件,也可以自行开发软件,然后选择是否开源。如果自行开发并选择开源,基本是这些软件并非公司的核心业务,另外开发与维护费用比较高(包括招人培训的费用)。把软件开源出去,虽然会有助于同行的竞争对手也使用自己的软件,但是在主营业务竞争力足够强大后,这种“零配件”业务的稳定与降低成本,也是重要的考虑方面。而且软件的迭代发展权力在自己手里,竞争对手的差异化定制自己不吸收进开发主线,会让竞争对手始终保持不低的开发维护成本。而如果竞争对手放弃自己的定制,那在这个“零配件”业务方面,竞争对手没办法超越自己。

  在这方面,软件开源让用户免费使用这种模式,对市场上的竞争者的压制是比较残酷的。基本就相当于不比拼收入只比拼投入。

  只要有足够强大的主营业务支撑开发成本,原本是软件用户的公司开发的软件,用开源模式可以逐步打败商业的软件开发公司。这也是开源这种模式在软件开发者心目中的魅力与残酷之一。

  在此基础上,用户制造,也就是有足够创新的业务产生的利润支持的用户制造模式,预计未来将彻底改造传统的专业团队组建商业产品推动市场的模式(传统经济学的基本结论)。知识之间的紧密高效协作,将取代资本层面的协作,也就是知识的协作不再由知识(产权)的所有者通过是否盈利来判断知识产品(与团队)之间的协作,而是在信息技术的推动下,知识本身的更高效率协作,以及产生的强大力量,会让知识本身的定价与商业谈判过程被省略(或大幅度弱化)。换个说法,知识与知识本身是否能更快速的创建产品(迭代产品)推动商业机会,比知识转换成资本后通过资本讨价还价各自盈利然后协作,效率会高得多。这也是我们预测“智本时代”(逐步取代资本时代)开始的主要依据。(知识的竞争会越来越快,先进知识对落后知识的压制会越来越强,知识将逐步取代物质财富或货币化财富,成为力量及权力的主要来源)。

  这个可以概括为用户的创新商业机会,产生的巨额利润,推动产品个性化定制与发展导向,并以开源的方式公开“配件”占领市场压制竞争对手,会对软件的开发方式产生根本性的影响。


  六、辅助开源软件开发的商业公司

  这是指开源软件的committer是商业公司。

  这些公司一般都有自己的主打产品。为开源软件贡献部分代码,一般是与自己主打产品配套的开源软件产品中的一部分,或者就是在开源软件中怎么使用自己的产品,保证自己的产品在开源软件内良好运行。这部分开发成本,大概可以算成是商业公司的销售服务成本,或者是免费供应的零配件研发成本。

  这个可以概括为商业公司免费提供软件“配件”,由主打产品销售利润覆盖开源开发成本。


  七、辅助开源软件开发的个人开发者

  这是指开源软件的committer是个人。

  这里面少部分人是技术水平很高,但是不太会做生意(也可能不屑于做生意),就想通过技术改变世界(黑客的本意),然后依靠强大的代码能力获得开源软件里面某个部分的开发主导权(patch的接收权),并以此获得对商业公司的影响力(商业公司提交的patch也需要他们批准是否接收),并获得商业公司给予的不错待遇。他们是“智本时代”(知识经济时代)的第一批权力者与获益人。

  在这方面,开源软件的决策主导权之争,也就是知识生存权(当然也就是知识作者的生存权)之争,争斗之幕已经开启,这个生存竞争不是以财务收益来衡量的(而纯粹以知识协作生存来衡量),因此预计比物质资本时代的生存竞争更快速,更混乱,更残酷。(知识强大者——黑客们,之间的竞争,引发的更大的商业利益竞争,大概会非常暴力野蛮,立法、司法与执法,跟上这个节奏会很有难度。知识暴力将来推动形成什么样的法律体系框架,目前还看不清楚)。

  这个可以概括为争夺技术生存权。


  另外,在经济学方面,亚当·斯密开始的分工经济学理论,在“智本时代”(知识经济时代)是否继续有效,有待观察验证。